从二流走向超一流——日本乒羽进击之路

东亚人身体素质接近,身体对抗方面与欧美人有先天劣势,尤其是男子项目,三大球上暂时都是被虐的份儿,好在东亚人在技巧与灵活性方面稍稍占点便宜,可以在羽毛球、乒乓球上虐虐欧美选手。

从2010年起,日本羽毛球选手杀回世界顶级行列,2010年、2012年,日本男女队都跻身汤尤杯四强,2014年,日本男队爆冷淘汰中国、马来西亚夺冠,3比0横扫将中国羽毛球队推向风口浪尖。

日本女队则在个人项目取得突破,2016年里约奥运会上,松友美佐纪/高桥礼华为日本羽毛球队收获首枚奥运金牌,奥原希望不敌辛杜拿到银牌。日本的女双、女单高手不是独苗,而是形成了集团优势,最新(截至2018年3月29日)女双世界排名前五中,日本选手占据三席。

在上个月结束的全英公开赛上,日本选手闯入女单、女双、混双3项决赛,再次展现了超强的综合实力。以前的弱项混双,也因为引入曾亲手带出吴蔚强/吴蔚昇、陈炳顺/吴柳萤的前马来西亚教练颜伟德而进步神速。

日本的男子选手发展遇到一些波折,日本男队赢得汤杯本来势头正盛,头号选手桃田贤斗却陷入赌球丑闻,他因此失去了参加里约奥运会的机会。桃田贤斗2012年世青赛夺冠,出道就被寄予厚望,却因为场外作死而停赛。2017年,桃田回归,从低级别积分赛开始拼命抢分,2018年,他在越南公开赛拿到冠军,个人排名挤进前20,终于可以参加高级别积分赛!

A类公开赛才是检验新一代接班人成色的试金石。林丹、李宗伟两位老妖怪身体能力下降、新天王们谁能上位?一直是羽坛吃瓜群众津津乐道的话题。现在桃田已经落后丹麦大长腿安塞龙、印度黑马斯里坎斯、中国小鲜肉石宇奇一个身位。桃田从菜鸡互啄的积分赛杀到修罗场,追赶的脚步不会停下,对手越强进步越快,他能否兑现天赋,值得期待。

里约奥运周期日本女乒挑大梁的瓷娃娃福原爱,现在相夫教子,开始了新生活,日本女乒已完成了新老更替,新的萌妹子上位成为宅男们心中新一代兵乓女神,而这一代选手,不再是花瓶一样的存在,不论是平野美宇还是石川佳纯,球场上都是不折不扣的狠角色。

2017年4月15日,17岁的平野美宇连续击败丁宁、朱雨玲和陈梦,夺得亚锦赛女单冠军,成为当年乒坛最大新闻。之前11连败的平野捅破窗户纸,结束了中国女乒五连霸,向世人宣告日本女乒要挑战绝对霸者。平野美宇球风强硬,打法极具观赏性,转播嘉宾冠军教头李隼对这位小姑娘赞赏有加,“特别是技战术的一些打法上上升空间很大,潜力也比较大。她上旋球能力比较强,几套得分技术练得比较精。”

平野美宇成功地引起前国家队总教练刘国梁的注意,赛后采访中,刘国梁总结说:“客观看日本队确实付出很多,想颠覆国乒‘王朝’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人家埋头苦干了这么多年,在青少年培养方面也有比我们做得好的地方,人家也有优秀运动员……平野是一个全新的小孩,而且能感觉到她后面还有发展的空间。”

刘国梁还未来得及做些什么应对东洋魔女,中国兵乓球队教练组大调整,日本兵乓球女队迎来了春天。

2018年3月25日,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德国公开赛决赛女单、女双冠军被日本选手收入囊中。石川佳纯以4:1击败韩国选手徐孝元问鼎。早田希娜、伊藤美诚以3:1战胜韩国组合田志希、梁夏银夺冠。

更早结束的青年组比赛里,U21男单、女单冠军分别由法国选手若埃·塞弗里耶和日本选手芝田沙季获得。在中国队老将担纲,新人迟迟打不出来的时候,日本队的新人们已经急着要上位了。

日本体育界有一个传统(跟日本近代化传统一脉相承),谁是王者就向谁学,能西方取经绝不土法炼钢。在请大牌教练、送选手海外训练方面,日本从不吝惜经费。乒羽界日本势力上升势头、日本顶级选手的耀眼表现,皆因日本请了靠谱的外籍高水平教练。

日本羽毛球队总教练韩国名宿朴柱奉是日本羽毛球队崛起的最大功臣。朴柱奉是履历辉煌的男双选手,退役后,他辗转英国、马来西亚执教,2004年出任日本总教练,朴柱奉的到来改变了日本羽毛球队的气质。

此前,日本羽联陆续从中国、印尼等强国引进高水平教练,其中包括中国教练辜家明、丁其庆和徐彪等。

辜家明上世纪80年代末来到日本,她曾是日本女队教练,现在在地方队执教,不定期为日本各地办羽毛球讲座,讲座中主要强调羽毛球基本功训练的内容。2000年,丁其庆受邀兼职带日本国家青年队。他将“快、狠、准、活”等训练思路融入日常训练,为新一代日本选手打下扎实的基本功。

朴柱奉则将求胜欲种在队员的心中。他刚接受日本队时,感觉不到日本选手渴望胜利的心情。作为奥运冠军选手,朴柱奉将他对胜利的饥渴传授给弟子。

比赛是最好的训练,高手过招,提高比自己闷头练快多了。朴柱奉要求自己的队员参加更高水平比赛。“即便是在第一轮第二轮就输了,也能够看到自己的水平,还能够见到最高水平的选手,那就是他们的目标”。

选到靠谱的总教练、基层教练靠谱、参加高水平比赛,是日本羽毛球十年间从二流成为一流的三大因素。日本兵乓球则是坚持送出去的方针。从2000年后开始日本乒协重点培养本土的选手,男子送到德国,松平健太、水谷隼、岸川圣也等都在波尔等人的俱乐部一起训练。福原爱等女选手则是中国培养。

日本乒协在培养年轻选手方面舍得花钱,小选手的日常生活、训练、文化课学习都有团队负责。日本00后这波东京奥运适龄选手,请的教练都是中国人,平野美宇先后师从刘洁、王锐;水谷隼的教练是邱建新;张本智和的父母都是中国前乒乓球队员。

跟羽毛球队一样,日本乒协送选手参加大赛方面也很舍得花钱,不会为了省路费而放弃比赛机会。日本乒协的钱来自企业赞助,被列入强化组(就是国家队)的选手,都会得到奖金支持,以及最好的教练支持,并有足够的耐心持续为选手成长付费,比如平野美宇连输11场,依然被视为天才少女小心的培养着。福原爱一直没能突破中国军团,并不妨碍她在日本国内的人气。

现在就预测乒羽项目能为日本拿到几枚奥运金牌为时尚早,在人才培养方面则可以断言说人家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