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内蒙古本轮疫情:源头来自哪里?防控难点在哪?

通过一个图表来看一下,本轮疫情以来内蒙古报告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数的发展变化。从本月13日和16日分别报告一例本土确诊病例以来,内蒙古报告的本土确诊病例数不断上升,而且主要集中在阿拉善盟和锡林郭勒盟。近两周时间过去了,那么,内蒙古本轮疫情现在处于什么阶段?疫情防控的难点有哪些?来看内蒙古自治区综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范蒙光的分析。

内蒙古自治区综合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 范蒙光:目前疫情是处于快速发展阶段,额济纳旗的疫情仍在持续发生社区传播,陆续出现新发病例的可能性依然较高。但是随着防控工作的深入,随着全员核酸检测的排查,对存量病人排查出来以后,新发的病人将会逐渐减少。疫情的难点主要是体现在这么几个方面,第一,额济纳旗地广人稀,医疗资源比较匮乏,不过目前从国家、自治区、阿拉善盟(各地支援)大批的专家和医务工作者正在集结,主要是(额济纳旗地区)医务人员比较少,防控人员比较少。第二,这次发现疫情非常隐匿、复杂。第三,由于(额济纳旗)地广人稀,口岸封控这方面的难度比较大。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和流行性感冒出现叠加。

目前,内蒙古额济纳旗成为本轮疫情中确诊病例数最多的地区。地广人稀的额济纳旗不但要保障3万多本地居民在居家抗疫期间的日常生活物资供应,还需要解决9400多名外地滞留游客的日常生活问题。

据内蒙古10月26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介绍,目前统计,滞留在额济纳旗的游客9412人,这9400多名游客目前在额济纳旗的110家各大中小宾馆以及23个小区的民宿里面居住,目前的状态比较平稳。

据了解,滞留在额济纳旗的9400多名游客中,60岁以上游客就有4476人,占比将近一半,80岁以上的老人有63人。滞留期间,一些老年人随身携带的药品开始出现短缺。为此,当地采取由专人购买药品送到酒店,以及“线上购药缴费、线下送药上门”,全流程零接触的服务模式保障滞留旅客的用药需求。

在内蒙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的近万名滞留游客中有3000多名散客,因为没有统一的团队管理,他们分散在额济纳旗的各酒店及居民区内的民宿中。总台记者在经过严格消杀等程序后,获批准进入了当地一个有滞留散客的居民小区。

总台记者 刘晓波:现在我们来到的是天赋佳苑小区,这个小区是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上第二大居民小区,现在共有居民1200多人,其中就包括42名滞留散客。在工作人员检查了我们的核酸阴性证明之后,经过严格的消毒消杀,我们被获准进入了这个小区。这个小区在疫情发生后进行了严格的管控,尤其是近日这里发现4名确诊病例后这里的封控更加严格了,值守在这里的24名工作人员就一直在对这里的居民进行24小时的服务,点对点地解决大家的难题。

疫情发生后,当地政府将企事业单位进行分组,对应负责不同小区的防疫工作。天赋佳苑小区由当地税务局和宣传部共同负责。

额济纳旗税务局局长 潘建刚:滞留游客的一些服务工作是我们这次包联服务工作的重中之重,出门在外身不由己,所以我们尽量考虑到他们自身的困难和处境,服务方面可能要优先于咱们本地居民。

据介绍,滞留在该小区的42名游客分别来自贵州、云南、广东、湖北、天津、宁夏、山东、江苏以及内蒙古本地。为了给大家提供更好的帮助,工作人员组建了一个联络群。

额济纳旗税务局副局长 张晶:这是为咱们小区里面滞留的42名游客建立的“五湖四海游客群”,所有的游客都在这个群里面。(他们)有任何需求,比如说购物,都在群里面发,包括我们每天配送的菜,还有饭都给游客准时送来。

滞留游客:就是我们老年人有些病有的药品没有办法,我们已经在请志愿者在当地买了,买不到,我们在外地买的不知道进不进得来,就是这个问题。

据了解,目前滞留在额济纳旗的游客中接近一半年龄在60岁以上,他们对药品的需求十分迫切。

额济纳旗税务局局长 潘建刚:好多外地游客吃的那些药和额济纳旗药品有些不一样,有些特殊药品额济纳旗找不到,我们只能从外围周边盟市协调回来以后,再消消毒送进来。

滞留游客:为了自己的健康,为了家人的健康,为了家乡父老的健康,我们还是准备之后就地观察一段时间再说。总的来说还是相信疫情会过去的,这是肯定的。

对于居住在宾馆的滞留旅客,额济纳旗当地又采取了哪些保障措施?滞留旅客什么时候能离开?我们再来看对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政府党组成员张海明的采访。

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政府党组成员 张海明:我们针对这个突发的疫情,旗委政府积极研判分析,召集我们旗里面的宾馆餐饮协会的负责人召开了一个座谈会,各个宾馆餐饮协会的经营单位都是非常支持,也是非常理解当前政府面临的一些困难,主动提出将这个宾馆的住宿费用最高限额在200元,这也是咱们平时胡杨节黄金周期间不到一半的费用。餐饮这块,我们通过主动送餐,为游客提供午餐,解决游客在花费上面的困难。关于游客什么时间能够离开额济纳旗,目前,我们已经通过逐级上报制定方案,通过摸清游客的底数和居住场所,包括来旗的方式,是旅游专列,还是旅游大巴,还是自驾游,返程方向明确以后会制定明确详细的方案,上报上级进行审批,然后逐步有序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保证各位游客能够离开额济纳旗。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通报,本轮疫情应该是由一起新的境外输入源头引起。目前虽尚未明确病例是如何从境外传入的,但根据已公布的病例行程轨迹,发现有多名病例曾有额济纳旗策克口岸旅居史。

据甘肃兰州通报,兰州旅行团的5例感染者,其中张某一家曾在10月13日8:30驾车前往桐楠阁吃早餐,9:00出发前往策克口岸参观,12:30离开策克口岸。

另据甘肃天水通报,导游吴某某曾在10月10日9:30许到达额济纳旗策克口岸,用餐后又前往胡杨林景区。

旅游团和导游之所以先后前往策克口岸,是因为策克口岸国际文化旅游区于2019年12月被评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除了旅行团,此后又报告煤炭从业者出现感染病例。10月20日,内蒙古阿拉善盟左旗发布1名核酸检测阳性病例郭某某,此前也曾在策克口岸参与装煤工作。此外,额济纳旗确诊病例15、病例16的轨迹显示,他们现住策克口岸。而病例16,除了餐厅、超市等,其余时间均在工地和宿舍,无外出史。

在流调的众多轨迹中,被反复提及的策克口岸距额济纳旗以北80公里,是全国第四大陆路口岸,承担着巨大的入境管理压力。从18日疫情一发生,策克口岸就已经关闭。据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介绍,2021年以来,策克出入境边防检查站累计验放出入境人员7万余人次、交通工具7万余辆次,保障366万吨货物顺畅通关。策克边检同时称,策克口岸频繁出现跨境货运司机核酸样本检测呈阳性情况。

阿拉善盟额济纳旗旗委副书记 代旗长 布和:加强策克口岸地区管理,对照额济纳旗整体管控措施基础上实行封控管理。对滞留司机、游客实行集中管理,提供送餐等服务。抽调警力对沿街商铺、企业进行巡逻,确保人员居家不外出。同时,按区域确定蔬菜、餐饮配送点,实行就近配送服务。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